0

黑客增长的两个基础条件:PMF,AARRR

所谓黑客增长,术语很新,但内核其实依旧是互联网运营的基础方法论,只是定义的更丰富和完整,在产品“合格”和技术“过硬”的基础上,基于AARRR的增长模型,通过科学实验的探索方法,实现低成本高效率的增长。

先说说我认为黑客增长的两个基础条件——产品合格和技术过硬。

 

对于任何一类运营的对象,产品是根基和灵魂。产品合格主要是指两个维度:

  • 其一,产品是市场所需,也就是书中的定义的Product Market Fit,PMF是可被小规模验证的,运营者可以针对目标人群小范围的试水产品业务逻辑,进行模糊的校验和调优,这个过程是规模化的必要前提。

黑客增长的两个基础条件:PMF,AARRR

 

  • 其二,产品易用性强,没有明显的使用Bug,否则就像是将米倒进漏斗里,不管入口的流量多大,都会一粒不剩的流失掉,这种错误虽然听上去非常低级,但互联网圈里在资本和浮躁的驱使下,也不乏这种案例,不赘述。

增长黑客的主要方法是基于数据收集和分析,快速设计实验和验证结论的过程,所以需要超强的技术实现能力,高效的把运营想法落地到实践,快速试错和迭代,这是“增长黑客”型团队必备的素质。难怪很多GROWTH HACKer都是技术出身。

 

如果具备上述两个前提条件,那么一个团队可以开始用增长黑客的思维方式和实践方法来面对运营过程中的AARRR转化了。

 

黑客增长的两个基础条件:PMF,AARRR

 

增长黑客的运营设计思路很符合科学实验的路径:以数据为依托,提出假设——设置A/B Test 对比实验组——控制实验要素和实验条件——验证假设得出结论——推翻或加固假设方向,如此周而复始,打磨AARRR的各个环节的转化。

不过即使是摸到了法门,可能更痛苦的是在寻求到有效路径的同时,还要时刻警惕对路径的依赖,保持创新。《增长黑客》里list了不少增长案例,例如hotmail,Dropbox等等,建议汲取其精神内核,切不能完全复制。“一招鲜”多数时候也是因为出现在了正确的时机和运用在合适的人群,没有一成不变的套路。

 

除了科学实验的方法论之外,形成增长更根本的原因跟运营手段、Marketing技巧都没有什么实质关系,增长的根源是对人性及人类社会性的准确理解。耳熟能详的人性中的七宗罪——傲慢、嫉妒、愤怒、懒惰、贪婪、淫欲与暴食,似乎其中有几项已经被运用在各种形式的运营里。而外部环境对个体行为和决策的影响,比如从众与服从,也完全可以作为AARRR运营规则设计的理论基础,深入且持续的挖掘人类行为动机和心理规律,把喜爱、逐利、互惠、炫耀、稀缺、害怕失去与错过、懒惰,与产品发展节奏和路径有机结合,这样会让成长为增长黑客的概率会更大些。

当然即使是黑客,也存在白帽黑帽之分,运营的底线价值观是另一个需要探讨的话题,在这里不多说了。

 

在上述通用方法论的指导下,运营实践中我认为重要的方面还有——

关注细节:影响增长效率的重要因素还有N多运营人所说的细节,文案、色彩、排版、操作顺序、实施节奏,现实中我们会几十遍的打磨一句文案,反复的推敲设计的排版,因为细节偏差的毫厘叠加,会让结果差之千里,就好比0.9*0.9*….*n和1.1*1.1*…*n的差距一样。

从笨办法做起:对于初创公司来说,不是所有的实验都可以想清楚或者有成熟的技术产品支持它的启动,所以重要的是快速的开始快速的迭代,进入到实验,反馈,调优,实验的循环中,也许,会是从最笨的方法开始。

 

 

文:无问西东者

首席增长官CGO荐读:

更多精彩,关注:增长黑客(ZengZhangHeiKe.com)

增长黑客(Growth Hacker)是依靠技术和数据来达成各种营销目标的新型团队角色。从单线思维者时常忽略的角度和高度,梳理整合产品发展的因素,实现低成本甚至零成本带来的有效增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