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找到最重要的事情,量化要事的指标:北极星指标

找到最重要的事情,量化要事的指标:北极星指标

诗人歌德说,重要之事绝不能受芝麻小事牵绊。管理大师德鲁克认为卓有成效的管理者应做到「要事优先」,柯维《高效能的七个习惯中》的第三个习惯就是「要事第一」。

用正确的方式做正确的事就会成功,这简单的道理,实施起来却不简单。做事的方法也许容易学,别人总结的大部分能直接用。但什么才是正确的事,每个人有不同的理解,在不同的阶段,也是不一样的。工作期间正确的事是完成工作业绩,而休假正确的事是好好陪家人。所以正确的事,重要的事,需从自身出发,在场景中寻找。

什么样的事才是要事

什么才算是重要的事,如何衡量呢?

管理学和心理学给的建议大多是,角色演绎或目标分解法,需要确定一个长期目标,比如年度目标,再分解为短期目标,如月度计划,再到周任务,每日行事历,然后对每日行事历排序,确定要完成的事,优先要完成的事一般都是重要的事。

找到最重要的事情,量化要事的指标:北极星指标

这样的方法有用,但不够好,当目标不断分解后,会出现失焦现象,忘了最初的愿望,用张小龙的话说就是,通过分解目标寻找每日要事时,容易偏离「原动力」。还有更好的方法吗,让我们再回到大师德鲁克的指导,他说排定重要次序需遵从以下四个原则:

德鲁克的要事原则

  • 关注未来,而不是过去;
  • 重视机会,而不是阻碍;
  • 有自己的主张,而不随波逐流;
  • 目标高远,有新意,而不贪求安全和方便。

要事有骨牌效应

除了满足以上四个原则外,重要的事不一定是看起来很大的事,但一定有多米诺骨牌效应。我们平常看到的骨牌大小是相同的,推倒一个,后面的形成连锁反应,依次倒下。物理学家通过实验验证,骨牌能推倒比它大50%体积的骨牌,这意味着骨牌不止可以线性增长,还能实现指数增长。如果将要做的事,恰当排序,小骨牌放在前面,大骨牌放在后面,我们就可以少做事,获得大成长,并推动更多相关事项进展。

找到最重要的事情,量化要事的指标:北极星指标

比如你想完成一篇五六千字的专业文章,这是一张大骨牌。你不应该,而且也直接推不动这张骨牌。你要找到更小的骨牌入手。比如先积累读书卡片,在读参考材料时,随时收集概念,术语,金句等素材,有了感想马上记录。当有足够数量的素材后,再确定一个框架,将素材串起来,一篇内容丰富,论证有效的专业文章就出来了,你推倒了这块大骨牌。

并且,你积攒的这些知识卡片,以后写作其他主题时可复用,你还可以将经常使用,具有相同主题的卡片打包封装,做成一个固定的知识模块。这就是骨牌效应带来的大收获。

要事需产生附加价值

我们再来看看以持续改善为口号的丰田,在丰田的理念中,要事一定是从工作目的出发,能让每个动作产生附加价值(Value),称之为V动作,而不能带来附加价值的都是废动作。比如在组装生产线上,只有组装才是V动作,而与之有关的等待,修改,调整,搬用,都看做浪费,要尽量减少。一切资源都要围绕V动作展开,因此,重要的事就是要多做V动作,要能产生附加价值。

比如打篮球比赛,最终目的是自己一方多进球,让对方少进球。在进攻时,V动作就是投篮, 防守时V动作就是阻止对方投篮,其他传球,运球,阻挡都给V动作服务。

我们小结一下前面的内容,重要的事需从自身出发,为最终目的服务,关注未来,重视机会,有骨牌效应,能带来附加价值。

对要事做量化

至此,我们对要事给了一个定性说明,但这还不够,现代管理学之父彼得.德鲁克还有句名言:

If you can’t measure it,you can’t improve it.

如果你不能测量它,你就无法改进它。

所以,我们还要想办法量化,如何量化呢?增长黑客有个增长等式的理念,可以借鉴。所谓增长等式就是通过一个简单的公式,将增长有关的因素都列入这个等式,等式中的所有因素都驱动公司增长。

比如,易贝(ebay)的增长等式:

总商品的增长数量=发布商品卖家数量×发布商品数量×买家数量×成功订单数量

易贝认为它的核心价值与平台的商品总数密切相关,所以它成为公式的输出量。

再来看亚马逊的增长等式:

收入增长=垂直扩张×每个垂直市场的产品库存×每个产品页的流量×购买转化率×平均购买价值×重复购买行为

这是两个电商企业的增长等式,那如果我想提升行为设计学这个公众号的影响力,等式该怎样写呢?

公众号影响力=累积关注量×阅读量×好看量×留言量

我们不可能一次就写出完美的等式,需要持续的迭代,优化。但公式一定要将核心因素包含进来。什么是核心因素呢,是对核心价值最不可或缺的一个变量。在增长黑客领域,这个变量有个专有名字,叫北极星指标,其寓意就是像北极星一样,闪耀在天空,即使在黑暗的夜里,也能指引我们往正确的方向前进。

量化要事的指标:北极星指标

当然北极星指标的作用不止是指引方向,它还能让我们明确优先级,提高行动力,监测当下进度,确保所处位置。百度现在的处境,很大程度上源于将财务收入作为核心指标,而忽略了用户体验造成的。

找到最重要的事情,量化要事的指标:北极星指标

决定我们走在正确的道路上还是跑偏了,差别可能就只是一个北极星指标的选择上。指标不仅是数据的反馈,还是对提供价值的理解,并指导日常工作中每次决策和行动。因此,北极星指标的选择非常重要。一个有效的指标满足以下五个标准:

北极星指标的五个标准

1.它能反应你的努力程度吗?

如果一个指标不能对行动作出及时反馈,那指标作用将大打折扣。比如,有很多人,将读书量作为年度阅读核心指标,但我认为这个指标不够好。读书有很多种,泛读、精读、闲读,泛读一本书和精读一本书不可相提并论,读书的目的是为了学习知识,但如果不把学到的记下来,什么也不会发生,过不了几天就忘的一干二净。

读完一本书我连一张卡片都写不出,那我就没什么收获。因此,我不以读书数量为指标,而以笔记数量为指标。它比阅读量更能反映我的努力程度。

2.指标变好,能证明向好的方向发展吗?

北极星指标要能反应整体状态,不用看其他数据,只从这个指标就能获知整体进展。比如,从前面的公众号影响力公式中,我选择累积关注量为指标,它的增长能证明向好的方向发展吗?

我看未必,假如现在,我的公众号累积关注量是1万,文章阅读量为1000,一年后,累积关注量是10万,阅读量是2000,我的影响力增加了吗?事实上它在变坏。

3.是领先指标还是滞后指标

指标有两种,一种是事前控制指标,影响投入资源,决定输入量,因为在事前,我们称之为领先性指标。还有一种是事后的指标,这种指标是前一段工作结果的输出,用于事后评估,所以就是滞后性指标。

我记得有个知名篮球教练曾说,如果你打球时只盯着记分牌看,你永远也赢不了球。记分牌记录的是过去的成绩,已成事实无法改变,而只有当下才能掌控,我们通过改变当下改变未来。因此要漂亮的完成一件事,应多关注领先性指标,而非滞后性指标。

4.指标是否可操作

如果一个指标不可操作,那就失去了指标的意义。这里的可操作,既要精确可测量,还应该是可控的。假如你想瘦身,体重就不能当做一个指标,它是你要实现的目标,是要达成的结果,但你不能直接控制体重,而可控的是吃的食物和运动量。相对来说,运动30分钟则是一个可操作的指标。

5.指标应适时而变

最后,指标不是固定不变的,应适时而变。不同的阶段,指标可能大不相同的。发展阶段有效的指标,在成熟阶段会变得无效。比如写文章,在信息收集阶段,读书卡片是个有效的指标,但在写作阶段,卡片数就不再是有效指标,每天写作的字数可能是个更恰当的指标。

警惕虚荣指标与指标悖论

我们前面说的读书量和累积关注量,虽然不全是虚荣指标,但肯定含有虚荣的成分。由于这样的数据容易测量,还可以用来炫耀,很多人拿它作指标。但这样的指标对进步帮助有限。

除了警惕虚荣指标外,还得小心指标悖论,经济学家古德哈特(Charles Goodhart)说过这样的一句名言:

当一项测量数据作为指标时,它就不再是一项好的测量。

什么意思呢,我们说奖励什么,就鼓励做什么,奖励并不能激励人,它只能激励人获得奖励。如果我将公众号阅读量作为指标,我就会为了提高阅读率,而想尽各种办法,比如做标题党,封面图片放美女图等,但这对最终目的(影响力)却是有害的。

如何解决这个悖论呢,可以通过增加多样性来避免。在北极星指标之上,增加一两个辅助指标制衡,防止跑偏的太远,而忘了当初为何出发,以及要达到的最终目的。

文:大辉船长 / 行为设计学( actiondesign )

首席增长官CGO荐读:

更多精彩,关注:增长黑客(ZengZhangHeiKe.com)

增长黑客(Growth Hacker)是依靠技术和数据来达成各种营销目标的新型团队角色。从单线思维者时常忽略的角度和高度,梳理整合产品发展的因素,实现低成本甚至零成本带来的有效增长…

打赏

找到最重要的事情,量化要事的指标:北极星指标

找到最重要的事情,量化要事的指标:北极星指标微信扫一扫,打赏作者吧~

找到最重要的事情,量化要事的指标:北极星指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